? 暌违60年的重聚_蟹逅高邮_高邮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网站 bet356提现时间_bet356手机体育在线_为什么上不了bet356
暌违60年的重聚
日期:2019-05-31? ? 浏览量:6

“扬州高邮是我可爱的家乡,是我人生旅途开始的地方。”5月21日,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赵厚麟应邀回到扬州,在第二届江苏发展大会扬州论坛上向家乡深情表白。鲜为人知的是,此次赵厚麟的扬州之行,还安排了一个特殊的私人行程。

分别一甲子师生重聚,浓浓情义令人动容

自1975年大学毕业后,赵厚麟已经离开故土44年之久。这次回到家乡,赵厚麟迫切想见到一位离散多年、找寻已久的老人。

“60年没见面了,一个甲子啊!”5月21日下午,扬州迎宾馆兰圃茶楼内,赵厚麟紧紧握住了一位老人的手,满怀感慨。这位老人叫赵庆英,是赵厚麟小学一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回忆起少年学习岁月,赵厚麟对这位勤恳教学、热情开朗的启蒙老师印象颇深。可是自1963年毕业离校后,赵厚麟便再未见过这位老师。

小学六年每年换班主任,但赵厚麟一直清晰地记得六个年级班主任的名字。去年他偶然得知,小学一年级班主任赵庆英老师还健在,便嘱咐亲友帮他找赵老师见面:“请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她。”

昔日乖巧稚嫩的学生如今事业有成、风姿勃发。对于赵庆英来说,这是一个暌违了60年的见面。“60年没见,不知道他现在长得什么样。”赵庆英说,赵厚麟当时是班长,她清楚记得,7岁的赵厚麟是个“孩子王”,在同龄人中显得格外早慧懂事。有次一位同学摔跤跌倒,小厚麟连忙上前抚慰,帮同学拍去尘土、擦拭眼泪。她当时便向其他老师夸耀:“我这个学生,怎么这样好!”

“眉眼、鼻子跟小时候一模一样,没变!”记得老师年轻时喜食甜食,赵厚麟没忘记从瑞士带回两盒巧克力。赵庆英感动不已,师生分别60年,没想到这个小习惯还能被学生一直牢记。“真的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些巧克力我能记一辈子。”赵庆英感叹。

赵厚麟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姜庆荣也被邀请至扬州。姜庆荣说,上一次师生见面是两年之前,赵厚麟尊师敬长,每次回乡都会探望他们这些老师。“赵厚麟小时候家境并不好,他刻苦读书,文理兼优,是我教过的学生中的佼佼者。”

尽管在扬州行程密集,赵厚麟依然坚持抽出时间,专门看望另一位恩师——初三几何老师金成梁。5月21日中午12时左右,赵厚麟来到扬州银苑新村金成梁家中。“我们有10多年没有见面了。”在金成梁家中,赵厚麟回忆起当初的师生情谊,感激之情溢于言表。2013年,赵厚麟曾给老师金成梁写信祝寿,信中这样说,“我当年有幸作为老师的学生,不仅在学业上受到教育,耳闻目睹老师的为人风范,更是令人终身受益,至今难忘。老师是教育战线一面光辉的旗帜,老师是学生心中一座巍峨丰碑!”

赵厚麟说,金成梁是他非常尊敬、感情极为深厚的一位恩师。据了解,今年86岁的金成梁年老患病后逐渐失忆,不少学生的名字已在脑海中逐渐淡忘。然而,就在赵厚麟临行告别时,金成梁清楚地喊出了学生的名字——“赵厚麟”,并对这位爱徒说了一句:“谢谢!”这让赵厚麟感动不已:“哎呀,老师还是认出我了!”

从县城知青到国际电联掌门人,他的成功由勤奋铺就

上世纪60年代,一批后来被称为“老三届”的知青开始了上山下乡的历程,1968年,赵厚麟在高邮横泾公社插队落户。在横泾插队两年,冬天挖河挑土,夏天薅草抽水,赵厚麟和老乡们打成一片。1969年,高邮湖滨地区修建淮河入江水道,本是连队宣传员的赵厚麟却和老乡们一起挑土。“当时家里情况困难,没有御寒衣物,只有母亲做的一双鞋。”赵厚麟回忆道,冬天脚下泥土很黏,下雨结冻后又会变硬,连唯一的一双鞋也穿不了。就这样,在四九寒天中,赵厚麟一步一步赤脚踩在泥地里。20年后,已是国际电联职员的赵厚麟再回横泾,让老乡们没想到的是,这位当年的“小知青”竟然能准确喊出每一位老乡的名字,这让在场的乡亲眼噙泪花。

回城工作后,由于勤奋出色,赵厚麟被推荐至南京邮电大学读书。1972年,22岁的赵厚麟离开家乡前往南京,彼时,这个浓眉大眼、英姿勃勃的少年还不知道,他和世界电信事业的缘分才刚刚开始。在校期间,出于对语言学习的兴趣,赵厚麟开始自学日语,南邮的校园里曾留下他背书徘徊的身影。30年后,当他作为国际电联标准化局局长站在日本演讲台上发表讲话时,熟练流利的日语赢得了台下的一片掌声。如今,在各种外交场合,赵厚麟早已能够自如使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等多国语言发言交流。

1986年,赵厚麟进入国际电信联盟工作,一年后,他成为国际电联电信化标准局第一位中国籍终身职员。仅仅用了7年时间,赵厚麟在国际电联从P2升至P5级别。上世纪90年代初赵厚麟返乡,一位扬州朋友问及他在国际电联是什么职务,赵厚麟不禁自豪又幽默:“扬州有个皮五辣子,我是P5级官员,在技术官员中是最高的,也是升得最快的。”1998年,在经历三轮激烈角逐后,赵厚麟以97票对51票击败法国对手,当选为电信标准化局局长,结束了由欧洲人占据此职位长达133年的历史。2018年,176票同意,2票弃权,赵厚麟高票竞选连任国际电联秘书长成功!这是国际电联153年历史上19位秘书长历年选举中获得的最高选票数。

负笈去国,爱国思乡情萦绕于心

负笈去国,前程万里。但在日内瓦这个中欧城市的山光水色中,赵厚麟仍然心系家乡,常有鲈莼之思。六弟赵厚跃说:“大哥大嫂特别思念高邮特有的豆芽、小青菜和小米葱。”高邮湖的银鱼干和虾米也常被摆上餐桌一解乡愁。赵厚麟的内侄姜俊说,表弟(赵厚麟儿子)一直在老家高邮念书,直到10岁才离开高邮,如今在日内瓦家中,赵厚麟一家仍旧是讲高邮方言。

1985年,高邮盂城驿遗址在文物普查时被发现,牵挂此事的赵厚麟立即联系国家邮电文史专家赴邮考察,确认其历史价值。1992年,他向到日内瓦访问的时任中国邮电部副部长刘平源介绍盂城驿遗址的情况,并请求邮电部支持。据堂弟赵厚喜回忆,休假回国时,赵厚麟又与高邮市政府相关领导一同上京,抑或独自与邮电部负责人晤谈,争取国家邮电部对于古盂城驿挖掘、修复的支持。如今,作为明清时代大运河沿线规模最大的古代驿站,古盂城驿重现光彩。

据赵厚喜回忆,上世纪90年代,赵厚麟曾回国与友人聚会,大家纷纷要求他高歌一曲,赵厚麟推却不过,在宴席间即兴演唱了《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原歌词是“祖国要我守边卡,我就守边卡,打起背包就出发”,他却唱道:“祖国要我到日内瓦,我就到日内瓦,打起背包就出发。”在场诸人听了,莫不动容。

国际电联致力于连通“地球村”,赵厚麟也一直以中国灵魂和世界眼光服务全人类。在日内瓦国际电联秘书长办公室桌上,不仅摆放着扬州市政府赠送的扬州漆器,更有一副对联已经跟随赵厚麟12年。“厚爱中华长报国,麟行异域更思乡”,这是家乡知名书法家、中华对联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周同送给赵厚麟的对联,将赵厚麟及其夫人的名字“厚麟”“爱华”嵌入联文,赵厚麟对此联颇为喜爱,一直悬挂在日内瓦的办公室中。提到赵厚麟,周同满是敬佩:“虽然人在外面,他的家国情怀一直很重,从没忘记他是中华民族走出去的优秀子女。”

“我今天回来在扬州城里走一走,感到很舒服。获得联合国人居奖以后,扬州发生了很多变化,未来在打造科创名城方面,扬州可以充分发挥长处,将宜居和创新结合起来。”这次回乡,赵厚麟鼓励家乡企业“抱团出海”,用扬州的名片,加大在海外投资力度。

“我希望从政府角度组建一个投资集团,帮助咱们的企业出去。大部分企业在国际上实力不强,想在国际贸易中更多获利比较吃力,它们面临的市场也可能较为狭窄;有些企业在国际上打拼,好不容易走出来了,扩展也不一定很顺利。”赵厚麟是一位言必行、行必果的谦谦君子。他表示,了解海外商机或者当地政府投资环境有助于扬州企业海外发展,他愿意在这方面牵线搭桥、“尽绵薄之力”。